远山淡影

“我是玲美。往事已去。希望今后我们常联络。”

读罢简讯,星野面无表情内心蔑视的淡淡一笑。玲美和我已经绝交多年,没想到她居然想起了我。此举真令人唐突。

我不知如何回复她。此刻,我却想起了另一位杳无音讯的朋友……

(一)

树直和我是校友。

一个夕阳沾墙的黄昏,我们相识于自习室。

那时学生们都已放课,我独自坐在教室处理书法协会的杂事。

“你能否帮我一个小忙。”

埋头做事的我抬头看了看。这位陌生人刻意套近乎的笑容里明显写着几分尴尬。

“噢~你是谁?我有什么能帮到你呢?”

“我叫树直,听说你字写得很漂亮,我想让你帮我写封情书……”他紧张的支支吾吾,好像并不怎么健谈。

“情书?”我满脸疑惑而有兴趣的问道。

“对。我的字迹太差了。如果你帮我写情书,她一定会喜欢。”热络起来的他总算镇静了许多。

“你可真够用心。女孩能有你这样的老实人追求,真乃三生有幸。不过漂亮的字迹,她也未必喜欢?现代人追求充满勇气与激情的当面示爱,情书太老土了。”

我委拒了他。树直急忙回道:“不管成败,我就要用这种方式向她表白。情书载明的心迹更加真诚和珍贵。希望你能帮我。”

他的诚恳最终打动了我。

我接过情书底本说:“你一周后来取信吧。”

“谢谢!”树直难掩兴奋频频向我点头。

我望着他,心里莫名惆怅。

“奇怪的人呐,但愿他有好运气。”

待树直走后,我好奇的拆开底本。信件敬语肉麻的写着“亲爱的玲美”。

(二)

树直并没有来取信。

若不是我在校园无意碰见他,或许我早就忘了这件事。我们在静谧的林荫小道里徐行闲聊,我对他渐渐有了更多了解。

“星野学长,感谢你的帮忙。为示谢意,今晚我们共进晚餐,希望你不要拒绝。至于那封情书,你暂时先帮我保管吧。”

我隐约察觉到树直爽朗语气背后隐藏的巨大失落。

“你写的情书很感人。为什么不送给她?再说我也不愿意帮你保管。”

“那你就烧掉吧!”他近乎绝情的回道。

“究竟发生了什么?你方便告诉我吗?”

“没有。”他急促的说。

“那你应该再勇敢一些,这样你们才会有结果。”

“我很主动了。我们之间不会有结果。结果就是我放弃了。你烧掉那封情书吧。”

“为什么?你没有尝试过就开始放弃了?”我不解的问。

树直沉默片刻,谈谈的说:“那天我在长街的人海中看到了玲美。”

“然后呢?”

“我在行色匆匆的人潮中突然放慢脚步,朝着与她擦肩的方向微微看了一眼。玲美低下头牵着别人的手走过。现在我的心还停放在那儿。”

“喔。原来玲美已经有男友了?”我顿悟道。
“我不知道。玲美从来都没有告诉过我。”树直问道。

“她真是个神秘的女孩。或许你应该问清楚,以免不必要的误会。”

“你说的是真的吗?难道是我误解了她?”情绪低落的树直又兴奋了起来。

“也许她有男朋友了。只是不愿意告诉你。傻瓜。”我直言道。

“你说得对。我是该放手了。”

言罢,我和他径直去了学校旁边的小酒馆。

(三)

醉意让他完全放下戒备,树直和我推杯换盏聊了许多。不过故事并没有想象中不完美。

“女人有什么了不起?”他醉眼朦胧的说。

“她们没什么了不起。”

“不愿意别人追求,那就早些告之为妙。对吗?不坚决的行为会让人胡思乱想。我不甘心!我要向她讨问清楚。”树直有些恼怒。

“你确实应该问清楚。明确的心理界限不会影响人生的决定。当然爱情也并不是完全的占有欲。”我理性的说。

“我会克制自己的。学长。”

“你和玲美经常约会吗?”我追问道。

“我们约会次数很多,有时候她非常主动,有时候她又老是躲着我。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。”

“这个神秘女孩真令人琢磨不透啊。你早点向她索要答案吧,免得耽误你。”我略有所思的说。

“嗯。谢谢你,星野学长。我和她现在也许只是朋友。”树直坚定的回道。

正在我们酒意微醺之时,玲美突然打来了电话。

我看着树直七上八下犹豫不决的模样。内心嫣然。

“什么情况?”

“她让我去车站见她。我到底去还是不去?”树直佯装平静的问道。

“你自己决定吧。”

“那我们走吧。”

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玲美。

(四)

那是很黑的夜,很冷的一个冬。你当晚就得走。

你一袭过膝白色羽绒服,双手挪动着沉重的行李箱,寒冷的空气让你脸蛋通红。树直想上前帮你提行李。人众却将你俩淹没分隔。

他慌乱的到处寻找你的影子,想对你说一句珍重。结果你上了车。树直敲打了许久的车窗,你才有了回应。

你轻抹窗上的薄雾,露出半个脸颊。

世界没了声音。

树直和你哑语挥手告别。

那一刻世间所有的情爱或许都会得到满足。

我回复了玲美的简讯。

“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联络?我忘不了树直。”

“我希望树直原谅我。”玲美回道。

“树直不会原谅你。有些错误没人计较,那也只是因为算了。”

(五)

此去经年。

我过了很久才再次见到树直。那也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。

他看上去很快乐,我们聊至深夜。

关于他和玲美的事。

送别玲美那晚,树直不忍独自离开。他也上了车。我同他们告别后便返回了学校。

“那晚你们一定过得很美妙?”我调侃的笑道。

树直没有正面回答我,而是向我讲述了他自认为刻骨铭心的经历……

“为什么你要跟着我一起上车?”玲美很疑惑。

“我想跟你一起走。”趁着酒劲,我直接说道。

玲美不言。我疲惫不堪的仰靠在座位上,定睛望着窗外轻快飞过的夜景。沉重的空气令人烦闷,我们究竟要去哪里?汽车在盘山公路来回飞驰擦划着夜晚的幕布,不一会儿我们就到站了。

走在昏黄的街道上,我们的关系却不知道如何融洽。

“我们买些吃的吧。”我笨拙的打破了这片宁静。

“嗯。”玲美轻声道。

从便利店出来后,我们去了她的住所。

房间很小,一张床、简单的生活用品摆设。我无聊的打开电视机缓解尴尬,玲美背对着我。

“关掉吧,我想休息了。”她突然说。

玲美慢慢躺下,漆黑的头发在枕边慢慢散开。我在一旁不知所措。

关了灯。我紧张的靠着她。

这个天大的机会,我想开口却又不知从何说起。

“今晚我就能得到她。”我强压心头横生的恶念。

“玲美,你在想什么?”我对着黑夜说。

“没想什么。我好冷,你抱我。”她回道。

我翻身向着玲美,双手似蔓藤爬墙一样渐渐裹住她。我们十指紧扣。我轻吻她的额头,轻吻她的嘴唇,不知她是否觉得我太粗鲁。

她双眼紧闭仿若待宰的羔羊。

​褪去上衣,我反复吸吮那像未成熟的青涩坚挺蜜桃。她双腿胡乱扭动并软软的缠绕着我。

我异常兴奋却又不想得到她。难言的情绪不断萦绕脑海。

我停了下来。

“毕竟她并不爱我。我们之间没有爱。”

(六)

玲美好像很失望。她起身洗澡去了。

我坐在床边寂寞的抽着烟。

突然她的手机传来了新简讯。我呆呆的盯着屏幕,犹豫了片刻。

和玲美在一起的时日,我都努力坚持着双方应有的保留与尊重。不过此举却也让人迷惘。无法跨越彼此内心的恐惧使我愈加好奇,甚至是想看透她的一切。

我忐忑的打开了简讯。

难以置信的双眼慢慢浸润了。此时,浴室里的淅淅水声滴滴答答的打在我的心上竟能听得清清楚楚……

“这些都不是真的!”我不断否定自己胡乱蔓延的思绪。

其实我也早已明白,自己还在找寻逃避的借口。

“你和他的对白,字字绞心。我想起了曾经我们在一起的快乐,你又是否爱过我……”

“你为什么不早点向我言明。或许我会早些放手,看着你幸福。我憎恨自己的优柔,更憎恨你,我永远无法原谅你。然而我却始终无法战胜心中的委屈。即便如此,现在我对你的爱还未减退。毕竟你将永远离开。”

“是否爱是盲目的?我是否该假装糊涂跟你在一起,或者等你回心转意,可我永远无法接受这段心事。让你离开,我尽不舍。让你留下……”

心乱如麻,我迷蒙的望着窗外。

“你怎么还不睡?”刚从浴室里出来的玲美问道。

“喔~你这么快就洗完了?”听到我微颤的回答,她似乎看出了端倪。

“刚才有我的手机简讯?”她急忙问道。

“有。”我故作平静的说。

气氛凝重了起来。玲美表情别扭的尴尬说道,“原来是我哥哥发的讯息。”

“你和你哥哥好好聊聊。我先出去走走。”我淡淡的说。

“你去哪?”玲美急忙问道。

“出去走走。”

“我们都有了各自的新生活。往事别再提了好吗?”玲美的简讯回道。

星野望着窗外。他想起了那个冬季,你白色着装,若即若离。

他回道:“别再联络。”

10 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