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绿孩子的奇幻旅程

(一)

冬夜浸润的井田坝漆黑一片。远方的崎岭也没了。

灰灰低头经过独木桥。潺潺流水淌满耳朵。岸边一排小树,雪花散落的谧语好似万千蚕蛹撕咬桑叶。

望着家门口昏黄的路灯,她有些不寒而栗。

最近村里人都不敢深夜出门。大家传言:“猪苦胆贩子专偷人苦胆,抽了苦胆的人双腿成了残废;隔壁村民家养的大公鸡被怪物吸干了血,侦探调查发现一具长了红毛的僵尸在作案。”

灰灰快速跑回了家。妈妈正在客厅看电视。

“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?快去睡觉。”

“妈妈,我害怕!”

“乖乖听话。关了灯,闭上眼,你就睡着了。”

灰灰沉默走向房间。欢快的电视剧笑声仿佛在死寂中疯狂挣扎。

她紧裹绵被抽泣。窗外山风肆掠,房门一张一合哐当哐当作响。

猪苦胆贩子会趁夜潜入房间吗?红毛僵尸怪物到底多么阴森恐惧?她迅速将头埋进被窝。不多时她又觉得自己应该勇敢。

灰灰起身给公主娃娃穿上心爱的红色长裙,并高兴的吃了一大把五颜六色的糖果。随后,她便睡着了。

(二)

灰灰努力睁开疲惫拉耷的双眼。房间空了?

她嗓子干哑的叫了一声“妈妈”。

床头机器屏幕里的曲线上下浮动着;她可爱的公主娃娃也不在了;只见床尾挂着鲜红的A字牌。

灰灰正打算起床。突然屋外传来了震耳欲聋的巨响。

不知过了多久。灰灰才再一次醒来。房门吱呀吱呀的响声在空气中回荡。

她有些害怕又好奇。最终她鼓足勇气推开了门。一道耀眼的白光瞬间射了进来。

“你的皮肤怎么变成了绿色?快去洗洗”,灰灰身后的妈妈说。

“我的皮肤不是绿色!”

灰灰安静的站在原地纹丝不动。窗户下方的游移红球很快吸引了她的目光。

灰灰迅速跑到门外。一个全身绯红的小孩微笑着向她走来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你的头发和皮肤怎么都是红色?”

红孩儿微笑避答。

“喂!你叫什么名字啊?你怎么不说话?”

红孩儿羞怯的缩了缩脚。然后从口中憋出一句:“feifei”。

“你叫飞飞?佩佩?还是灰灰?我听不懂!”

红孩儿大叫:“feifei”。

灰灰笑着模仿红孩儿的发音:“feifei”。

“我叫灰灰,你也叫灰灰。我叫你飞飞好了。”

飞飞高兴的拉着灰灰继续向外走。眼前的奇异景象让她惊呆了。

(三)

屋外一片高耸玉米林。微风抚过,清新绿浪翻涌,偶有燕子掠过电线桅杆。

“啊……”灰灰惊讶叫道。

井田人世世代代敬畏的螃蟹山和九龙山竟变成了庞然大物。一只螃蟹顶着一座白塔。连绵起伏的葱郁山脉变成了毛茸茸的蟹脚;山顶平坦地带变成了螃蟹的圆盘大脑袋;唯有巍峨白塔仿佛还带着九龙降妖的神秘肃穆。蔚蓝天空中有几条巨大的红色、鸣海、秋翠锦鲤在缓慢游动。它们时而游进云朵,时而藏露尾巴,时而划破云彩。

灰灰畏惧的回头看了看。自家房屋也变成了一艘游船。

(四)

灰灰想回家找妈妈。飞飞却拉着她奔向了玉米林子。

他露出皓齿边跑边笑:“feifei”。

他俩一红一绿一前一后在林间穿行,好似点缀浪漫夏夜的萤火虫。

林子里成群结队的蚂蚁体积比以往大了好几倍。领头蚂蚁不断挥舞触角寻找巢穴方向,它的跟班用粗壮锋利的大颚钳着晶莹剔透的玉米。

灰灰自言自语:“为什么它们变得那么大?”

她又抬头看了看。玉叶高悬八卦白丝网,蜘蛛用牙巴绑着一根绳子,绳的那头有一只小青蛙正在拼命挣扎。

灰灰放生了小青蛙。小青蛙快速跳进了林间深处。前方四周略显破败的圆弧形空地凸现一口老井。

灰灰指着老井说:“飞飞,井田人都在这里打水吃。”

飞飞连忙跑到井边,低头向井底叫喊。

灰灰凑上前疑惑道:“这井怎么快干枯了?大家到哪里打水吃呢?”

他俩继续向前走。玉米林尽头一片豁然开朗。

(五)

河堤上丰茂的芦苇荡映着波光随风轻摆。

放牛的孩子们正在浅滩上捉鱼。刚过脚裸的清澈水流镶嵌着形状各异的石头,他们小心翼翼用双手将其搬开,轻轻侧放在一旁。藏在石下双鳃吐气纳息的泥鳅渐渐从头露尾或者从尾到头,孩子们像开箱窥宝般认真翻开每块石头,即便更多时候一无所获。每当有人抓到了滑溜溜的泥鳅,大家总是双眼放光的拥上前去瞧一瞧。

灰灰站在玉米地头喊道:“喂!你们抓了多少鱼啦?”

孩子们远远望向他俩。表情惊恐。

“怪物来了!大家快跑!”

灰灰:“我们不是怪物。你们别走啊!”

孩子们边跑边说:“你们就是怪物!一个红皮肤,一个绿皮肤。”

灰灰举手示意,欲言又止:“我们不……”

不及灰灰回神。飞飞早已跑到了浅滩。

飞飞没有耐心捉鱼。他胡乱搬起石头,划破了这滩碧绿的宁静。被他吓坏的黄牛横冲直撞疯跑了起来,飞飞抓着牛角一道狂奔的不知去向。

灰灰静默无言。此时妈妈恰好从她身边经过。

“灰灰,天快下雨了,赶快回家。”

灰灰:“妈妈,刚刚他们说我……”

妈妈:“他们说你什么?赶快回家吧。”

灰灰低头跟在妈妈身后。走着走着,她却跟丢了。

(六)

密雨淅淅沥沥,玉米林青翠朦胧了起来。

灰灰步履缓慢,头发渐湿。她记忆中在三角路口贩卖冰凉汽水的停车站台变成了一只猫咪。她抬头望了望,猫咪竟变得越来越大、越来越大。

灰灰不知所措的钻进猫咪肚子躲了起来。

她被困在猫咪的肚子里,又好像是带着专门逃避世界的刻意。三角路口蚯蚓、螃蟹、蚂蚁熙来攘往。

天空乌云满布,电闪雷鸣,雨越下越大了。

一个低沉声音突然叫道:“灰灰!”

田坎墙壁里蹦出来一只巨大青蛙。灰灰满脸惊讶:“你怎么会说话?”

青蛙眨了眨眼:“村里供暖锅炉爆炸以后,井田就变得奇幻了起来。螃蟹山变成了真螃蟹,九龙山有九条龙镇守白塔,我学会了说话,人们也奇奇怪怪,现在每天都要经历春夏秋冬四个季节。”

“我在井田村修炼成仙。蜘蛛精差点让我功亏一篑。感谢你上次救了我。”

“灰灰,洪水快要泛滥了,我得走了。你快去垭上花树躲一躲,大家都在那里祈福。洪水退了,你就到河里捞煤球,夜间天寒。”

(七)

灰灰从猫肚子里径直奔向垭上花树。

路上同行的人奇形怪状。一群佝偻老人双肩顶着小孩,有的还载着房子、有人还载着车子等等。他们层层包围着花树下坡的一个山洞。

同行老人说,洞内供奉的是月老。曾经的月老庙已被人摧毁,月老还不明不白没了脑袋。

大家一个接一个走到月老面前,领取他从藤木拐杖上取下的红带。红带上标记着数字。

灰灰发现背负东西越多和长相漂亮的老人数值总是很大。

她神秘又好奇的接过红带。远处却传来了妈妈焦急的呼喊。

“你在这里干嘛?赶紧给我回家!”

灰灰还未回答。妈妈便一把抢过红带撕得粉碎。

她用力推开人群,跑到花树下。

花树好似已经枯萎,它的枝干由无数双粗糙的人形手指缠绕而成。人们虔诚的围坐在树下祈祷。

灰灰没有心愿向神默告。但她有些想念飞飞。

“花神。深山花树自开落,于我何关?”

人形手指慢慢收了起来。花树露出了树神之眼。

“花与你心同归于寂;花色见你一时明白。”

“灰灰,你看。”

花树枯萎的树枝上渐渐长出了粉红色花朵,一朵接一朵绽放,一朵又一朵凋零,花瓣漫天烂漫。

灰灰沉醉其中。一朵格外醒目的绯红花瓣从空中飘落下来。

绯红花瓣幻化成了飞飞。灰灰大惊:“飞飞!”

待她上前,飞飞的样子又幻化成了花瓣。

树神笑道:“花在我们心里。” ​​​​

(八)

洪水终于退了。大家都去浊黄的河水中捕捞煤球。

成年人用漏网在河中反复打捞,湍急水流淘走了软绵的细沙,煤球就成了“入网之鱼”。淘气的小孩在旁边帮忙,他们乏了就去远处游泳。

灰灰没有理会孩子们叫她绿娃娃。她想多捞一些煤球回家取暖。她将双手伸到水底乱摸,偶尔抓起一块石头,偶尔抓起一块煤球。

“喂!绿娃娃,给我借点煤球。”突然有人在岸边喊道。

灰灰:“不行!我不想借给你。”

岸边人:“不借就不借!有什么了不起!”

灰灰继续捞着煤球。待她转身回望岸边时竟发现那人正在偷拿。

她生气的走向河岸。

“feifei!”飞飞也出现在岸边。

灰灰口中直念:“我有什么了不起!我有什么了不起!你偷东西还骂我?你偷我的东西为什么还骂我?”

随后,她们便与岸边人扭打了起来。三四个大人们见状立即上前抓住了她和飞飞。

谁料吵闹声惊扰了黑龙潭,一条目露凶光、金鳞银爪、脚踏祥云的巨龙破水而出。它将灰灰和飞飞抓向空中再抛落下来。

“妈妈!啊……”

她俩在空中乱舞的手脚像人在梦中用尽全力的无畏挣扎。人们双目呆滞惊恐万分。

空中落下一红一绿一点一点越变越大。

“砰……”

灰灰胸前佩戴的护身符突然变成了一朵又白又大的棉花。

她重重扎了进去。她感觉周围异常温暖又柔软。

待她睁开双眼时才发现自己躺在床上。妈妈也在一旁睡着了。

2 Comments

疯狂的大叔 2019年10月17日 Reply

2大叔前来祝贺 大作飞起

发表评论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